道路桥梁

NEWS CENTER
南粤楷模林鸣:超级工程的领军人物
2018-11-15 17:27  

  金羊网讯 记者彭启有报道:10月23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主席习宣布港珠澳大桥正式开通,举世瞩目,举国振奋。带领数千建设大军奋战7年多,参与建设这一世界超级工程的,正是中国交建股份公司总工程师、港珠澳大桥岛隧项目总经理部总经理、总工程师林鸣。

  岛隧工程是港珠澳大桥的控制性工程,建设者需要在软弱地基上建成当今世界上最长、埋深最深的海底沉管隧道,并在水深十余米且软土层厚达几十米的海中建造两个离岸人工岛,实现海中桥隧转换衔接。

  国外公司认为,建成岛隧工程至少需要10年。中国建设者接到的任务却是要在6年之内完工,很多国际知名的工程承包商都望而却步。

  两个10万平方米的人工岛,如果按照传统的抛石填海工法施工,工期少则2年,多则3年。在通航繁忙的伶仃航道附近水域安排大量船舶作业,安全风险极高,而且需要开挖800万立方米的海底淤泥,其方量可以堆砌3座146米高的胡夫金字塔,必将对海洋环境造成很大的污染,也不利于中华白海豚的保护。

  筑岛所需的钢圆筒直径22米,截面积几乎和篮球场一样大,最高达50多米,差不多是18层楼的高度,单体重约550吨,体量和一架A380空中客车相当。如何进行制作、运输和振沉这些庞然大物,中国工程师还从未尝试过。

  林鸣提出了他深思熟虑的解决办法:聚合中国交建系统内上海振华重工和各航务工程局的优势资源,把钢结构制造、运输、安装与水工、疏浚结合起来,形成完整的产业链,快速推进人工岛建设。

  2011年5月15日,西人工岛第一个钢圆筒在八锤联动振沉系统的强大动力下,稳稳插入海底30多米深处,垂直精度完全达到设计要求。

  2011年12月21日,东人工岛最后一个钢圆筒振沉完成。建设团队仅用了221天,就将120个巨型钢圆筒围成了两个海上“小长城”,使“当年开工、当年成岛”的愿景提前2年实现。

  这种海外筑岛速度,不仅成为“中国速度”,而且创造了世界外海筑岛工程纪录。

  林鸣的担当品格,早已成为土木工程业界的一面旗帜。在港珠澳大桥建设中,他扛起了工程责任的全部重担。

  2013年年底,一向身体硬朗的林鸣病倒了。他以为只是鼻子流点血,没大碍。为了止住血,他在四天内进行了两次全麻手术。

  当时,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项目正处于筹备第八节沉管安装的关键时期。手术后第七天,他就便即刻去了工地。安装船上,除林鸣的工程团队成员外,还有一位穿白大褂的医生,这是医院派来的随船医生,随时为林鸣提供医疗保障。

  历经近30个小时苦战,沉管安装成功。“还好,没有耽误沉管安装。”林鸣说。

  事后,林鸣表示:“我是项目负责人,只要我在,就不能把这份重担压到别人身上。”

  工匠精神就是追求卓越。然而,要把巨大的土木工程当作艺术品来做,难度可想而知。

  港珠澳大桥海底隧道是世界最长的海底深埋隧道,沉管总长度5664米,由33节混凝土预制管节和1节12米长的“最终接头”组成。

  2012年5月2日,“最终接头”在28米深的海水中实现成功安装,南北向线厘米的标准范围内。

  欢呼祝贺过后,最终接头的线形偏差引起了争论。“港珠澳大桥是120年设计使用寿命的超级工程,绝不能留下任何遗憾。”3日早上,林鸣提出:重新安装调整。

  “这就是我想要的结果”,林鸣终于笑了。为了这个结果,他一天没上厕所,连续34个小时没合眼,发出了上万次指令。

  自2010年12月起,林鸣带领他的建设团队,历经7年奋战,终于在深海里建成了滴水不漏的6.7公里最美海底隧道,实现了我国外海沉管安装技术的突破。

  金羊网讯 记者彭启有报道:10月23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主席习宣布港珠澳大桥正式开通,举世瞩目,举国振奋。带领数千建设大军奋战7年多,参与建设这一世界超级工程的,正是中国交建股份公司总工程师、港珠澳大桥岛隧项目总经理部总经理、总工程师林鸣。

  岛隧工程是港珠澳大桥的控制性工程,建设者需要在软弱地基上建成当今世界上最长、埋深最深的海底沉管隧道,并在水深十余米且软土层厚达几十米的海中建造两个离岸人工岛,实现海中桥隧转换衔接。

  国外公司认为,建成岛隧工程至少需要10年。中国建设者接到的任务却是要在6年之内完工,很多国际知名的工程承包商都望而却步。超级建筑

  两个10万平方米的人工岛,如果按照传统的抛石填海工法施工,工期少则2年,多则3年。在通航繁忙的伶仃航道附近水域安排大量船舶作业,安全风险极高,而且需要开挖800万立方米的海底淤泥,其方量可以堆砌3座146米高的胡夫金字塔,必将对海洋环境造成很大的污染,也不利于中华白海豚的保护。

  筑岛所需的钢圆筒直径22米,截面积几乎和篮球场一样大,最高达50多米,差不多是18层楼的高度,单体重约550吨,体量和一架A380空中客车相当。如何进行制作、运输和振沉这些庞然大物,中国工程师还从未尝试过。

  林鸣提出了他深思熟虑的解决办法:聚合中国交建系统内上海振华重工和各航务工程局的优势资源,把钢结构制造、运输、安装与水工、疏浚结合起来,形成完整的产业链,快速推进人工岛建设。

  2011年5月15日,西人工岛第一个钢圆筒在八锤联动振沉系统的强大动力下,稳稳插入海底30多米深处,垂直精度完全达到设计要求。

  2011年12月21日,东人工岛最后一个钢圆筒振沉完成。建设团队仅用了221天,就将120个巨型钢圆筒围成了两个海上“小长城”,使“当年开工、当年成岛”的愿景提前2年实现。

  这种海外筑岛速度,不仅成为“中国速度”,而且创造了世界外海筑岛工程纪录。

  林鸣的担当品格,早已成为土木工程业界的一面旗帜。在港珠澳大桥建设中,他扛起了工程责任的全部重担。

  2013年年底,一向身体硬朗的林鸣病倒了。他以为只是鼻子流点血,没大碍。为了止住血,他在四天内进行了两次全麻手术。

  当时,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项目正处于筹备第八节沉管安装的关键时期。手术后第七天,他就便即刻去了工地。安装船上,除林鸣的工程团队成员外,还有一位穿白大褂的医生,这是医院派来的随船医生,随时为林鸣提供医疗保障。

  历经近30个小时苦战,沉管安装成功。“还好,没有耽误沉管安装。”林鸣说。

  事后,林鸣表示:“我是项目负责人,只要我在,就不能把这份重担压到别人身上。”

  工匠精神就是追求卓越。然而,要把巨大的土木工程当作艺术品来做,难度可想而知。

  港珠澳大桥海底隧道是世界最长的海底深埋隧道,沉管总长度5664米,由33节混凝土预制管节和1节12米长的“最终接头”组成。

  2012年5月2日,“最终接头”在28米深的海水中实现成功安装,南北向线厘米的标准范围内。

  欢呼祝贺过后,最终接头的线形偏差引起了争论。“港珠澳大桥是120年设计使用寿命的超级工程,绝不能留下任何遗憾。”3日早上,林鸣提出:重新安装调整。

  “这就是我想要的结果”,林鸣终于笑了。为了这个结果,他一天没上厕所,连续34个小时没合眼,发出了上万次指令。

  自2010年12月起,林鸣带领他的建设团队,历经7年奋战,终于在深海里建成了滴水不漏的6.7公里最美海底隧道,实现了我国外海沉管安装技术的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