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路桥梁

NEWS CENTER
央视《超级工程(第三季)纵横中国》关注我省
2018-11-20 08:28  

  为喜迎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中央电视台纪录片频道(9套)于10月18日—22日播出五集纪录片《超级工程(第三季)纵横中国》。其中,交通专集于10月20日在央视9套首播。节目重点播出了我省甘孜州雀儿山隧道建设情况和成都传化物流公路港、宜宾港运营情况,既有对我省民族地区交通建设成就的展示,也有对四川运输行业崛起的充分报道,是一次对十八大以来四川交通运输建设成就的立体直观呈现。

  中国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同时也是全球交通最为发达的国家之一。这里拥有世界最大的高速公路网络,每天承担着8000万吨货物的高速运转。全球最大的高速铁路网,让数百座城市紧密连接在一起。227个机场,编制起了一个庞大的空中运输系统,在中国的海岸线上,全球前十的港口就有七个。

  庞大的交通网络,正在支撑着中国经济的高速运转。这还不是终点,中国人将重新整合这一超级交通系统,再次用智慧挑战运输的极限。

  四川德格,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藏文印经院,32万块经版印制出的典籍,囊括了70%的藏文医学、历史和文化经典,在近三个世纪里,被源源不断地运往中国各地。德嘎师傅今天要运送一批典籍前往康定。德格到康定距离588公里,骑行需要整整一天时间才可以到达。对于两位师傅来说,这条路上最大的障碍是翻越海拔6168米的雀儿山,这是几个世纪以来藏区与内地往来,必须要面对的难题。这条63年前修通的狭窄土路,是四川进入西藏的北线公路,每年只有两个月没有降雪,任何一辆车的抛锚,都可能造成一次长达数天的大堵车,这里被司机们称为中国“最危险的公路”。

  这样的状态不会延续太久,就在这条盘山路的下方,一个庞大的工程已经进行了整整五年,雀儿山隧道是目前世界上海拔最高的超长公路隧道。

  高原上的施工跟平原上不一样,空气中的氧气,是84%点几,所以工人在洞里面上班的时候,最多坚持到一个小时,他就要吸一次氧。

  海拔4300多米,人员的流动性是非常大的。要像平原隧道,正常的话,一个隧道大概在两百人次就能干下来。但是我们整个隧道已经达到了2600余人次了。

  恶劣的施工环境,让每一个工程人员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隧道施工已经进入最后的阶段,再过一个月,雀儿山隧道将全线贯通。

  五年时间,数千人的努力换来的是十分钟的轻松通过。相比艰险的翻山公路,未来穿越这座6168米的高峰,将变得轻而易举。今天,黄启金将作为非工程人员,第一次穿越这条隧道。他驾驶的是一辆满载电子设备的地图采集车,360度激光雷达,连续图片拍摄仪,精准到厘米的定位数据采集系统,让它在行车过程中实时记录通过路段的截面信息。

  第一次穿越这条世界上最长的高海拔隧道,他同样要面对高原反应带来的困扰。不到20分钟,这条隧道中的所有地图信息都被采集完成。黄启金继续驾驶着他的记地图采集车驶向更多从没有被记录过的中国公路末梢。

  2700公里之外的北京,工作人员收到从雀儿山传回的采集数据,一个小时后,电子地图上就勾勒出这条从未标注过的道路,等到公路正式通车的那天,这段数据,将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通过网络传遍每个手机用户的终端。

  中国拥有这个星球上最大规模的高速公路网,超过两亿辆汽车穿行在中国的公路网上,每年运输150亿人次和336亿吨的货物。如今,这张公路网依然在扩张,像雀儿山具有工程挑战的路段,将陆续贯通。

  公路正延伸向这个国家的每一个角落。而对于卢树杰来说,驾车行驶在公路上,是全家赖以生活的保障。

  云南省华宁县,独特的地理位置和气候使这里成为中国柑橘最早成熟的地方。轻薄多汁的柑橘,保鲜期只有七天。在高速公路没有通车之前,这里的柑橘只能运到方圆几百公里的周边城市。而现在,卢师傅可以借助这张公路网络,在两天内由南向北,穿行整个中国,让3000公里以外的人们也能品尝到这些柑橘最新鲜的口感。卢师傅的女婿作为副驾驶,也自有一套,他可以借助网络定位,用最短的时间到达指定目的地。

  以前向我们跑西南这边儿,这路不好走,拉水果,经常颠坏,现在这高速修通以后路好走了,运输时间大大缩短。

  为了将第一批柑橘尽快送到2700公里之外的北京卖个好价钱,卢师傅必须星夜兼程。夜晚的高速公路,比想象中的更加繁忙,蔬菜、快递物流,更多的物品,需要赶在城市苏醒之前快速送达。和卢师傅一样,每天有超过两千万辆货车,昼夜无休地穿梭在这张巨大的公路网上。

  中国拥有469万公里的公路网络,仅高速公路就突破13万公里,世界排名第一。中国公路网成为推动社会发展的巨大引擎。但如果你留意,也会发现这样的现象,一辆辆空驶在公路上的运输车,正不断吞噬公路运输带来的优势。中国货车的空驶率达到40%,这推高了货运成本,同时也带来巨大的能耗。

  成都,中国西南部重要的交通枢纽。在它北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有一座中国最赚钱的加油站,每天进出这里的货车,超过两千辆。为此加油站必须每天储备超过300吨的燃油才能满足供应。

  与他一墙之隔的地方,才是这些货车聚集在这里的真正原因。清晨八点,货运早市开张纳客,上千名操着不同方言的货运司机,将这座物流港的交易大厅挤得水泄不通。每个人都在努力寻找最适合自己的货源,但这样的工作仿佛大海捞针。如今,这种局面即将改变,更多的人开始低头看手机,一种新技术正在迅速改变这里的传统运输模式。

  这是一个来自于传化智能物流的流量图,当卡车司机从a城市出发的时候,在路途当中通过app知道他的下一批货会在哪里?我应该要不要去接单?这样有效地避免他货车的空载率。

  现在更多的司机开始尝试这一新技术。从货车进入公路港大门开始,车辆的所有信息就会进入后台系统,系统根据运输车的需求,自动匹配需要运输货物的信息,并快速推送给每一位符合条件的司机。这项技术,让这座公路货运港每天可以减少超过两千辆货车的空驶。

  现在更多的数字公路港正在中国陆续建成,通过大数据技术,不断优化公路网的使用效率。未来,每一件送达我们手上的货物将更加高效,也更加低能耗。

  然而公路运输拥有巨大优势的同时,劣势也与生俱来。四川资阳,身处中国西部内陆的一座城市,人口只有300万,但却被称为西部车城,因为这里在为全球超过24个国家生产内燃机车。对于地处中国内陆的生产者来说,如何让百吨重的机车运往世界各地不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更事关他们的成败。

  两百公里之外的宜宾,金沙江和岷江在此汇合,它是中国最大河流长江的起点。从这里长江将横跨中国,流入太平洋,这条大河也成为一个绝佳的运输通道。特别对于超大和重型货物而言,水路运输的成本只相当于公路运输的1/15,它的优势无可替代。

  第一批为阿根廷生产的九台机车已经完成装配。工人们必须将他运送到2800公里之外的上海港,一艘国际货轮将在两周后准时抵达。这是第一单打开美洲市场的订单,顺利安全的运输,更显得格外重要。如果选择公路运输送这批机车,必须要面临限高限重等各种难题,运费也异常高昂。而这一切对于水运来说,这完全不是问题。从资阳车场运来的汽车,运送到港口,工人们必须抓紧时间,将它吊装到货船上。一夜的忙碌,九台机车从陆地安全吊装到货轮上,水运对于大型货物的运输优势显而易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