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头码头

NEWS CENTER
优秀到无法定义的黄轩宁缺毋滥的个性诠释着最
2018-11-21 10:01  

  其实很难定义他,不浮夸,不造作,不虚荣,不油腻,不耍滑,没人设。作为娱乐圈的演员,没有沾染上一点惹人生厌的习性,单凭这几点,就已经甩了不知多少演员几条“大唐的盛世”的长街。这个那段时间做梦都是唐史的少年,身上有一种特别干净的东西,那种干净里有着书通二酉的气质,有着行若无事的从容,有着兢兢业业的克制,有着韬晦待时的凛冽。太多太多上乘的品质,构成了他一小部分的江湖。我从没在写任何文字的时候,下笔如此惶恐,因为我生怕稍不留意流露出的浅薄会埋没他的深刻。但又觉得不难定义他,为戏癫狂,时而禁欲,时而挑逗。这个经常在角色中出离又不断回归的男演员,凭借自己的实力和演技一步一步走到众人面前,在这个信息喧嚣渠道多元的时代,世界每分每秒都有无数小鲜肉凭借一个侧脸,一双手,一个笑容,一双长腿,一句英文一夜之间被世人皆知,但等风浪过去,又静悄悄的退回原点,仿佛世界没为任何人热闹过。而观众看到黄轩,却说不出一句迟疑的话,感叹不出一句质疑。 甚至相反代替的都是若有若无的点头,然后表示认可,“啊!他啊!早该红了!“看,虽然世界大同,但当一个人与众不同,还有实力,充满魅力,他没有理由不站在中心。我不算黄轩的忠实粉丝,说来惭愧,我知道他,还是因为《红高粱》里的张俊杰。直到瞥到黄金时代里的作家骆宾基,他那边流泪边嚼口香糖的沉痛感,打到人心里哀伤。这是有演技的演员,一个可以将人物刻画进自己的骨子里,在用自己的方式去演绎,注定是可以征服众生。之后,到了非凡任务,他受伤无助的样子,被恐吓到崩溃自毁的样子,誓死找到正义不怕死的样子,到现在那些细节我都历历在目,不禁感叹,黄轩的演技,真的!牛。黄轩总给人一种要保住名节的感觉,要对得起自己,对得起角色,对得起导演,对得起观众,他生怕辜负别人对他的信任,他生怕辜负自己做不成谁,他生怕辜负这些人物的生命力,他生怕辜负一切,所以他只能拼命折腾自己。脑子里想象着他把自己摔进每一个人物里,杂糅着他们的内心,感知着他们的喜怒哀乐,笑着他们的得到,痛着他们的失去,然后等这个人物角色结束了,他表面上好好告别,其实久久走不出来。这种告白和告别,是一个好演员对自己最诚挚的感知,但幸好,观众一看就知道,谁都骗不了人!黄轩有能力打动所有的过客,并且让每个过客在他身边都不愿离去,就这么陪着他看着他,心安理得。在《妖猫传》里,杨玉环徒手抓棺木我没有哭,李隆基背对黄鹤看他下蛊我没有哭,白龙真身倒跌进瀑布我没有哭,贵妃愿意为求李隆基一条生路决定赴死并剪下发丝作纪念给皇帝我没有哭。我唯一落泪的地方是白乐天在藏书阁里,像是寻求一生的真谛一般,念着李白的诗。他说空海你不懂我写长恨歌的时候百思不得其解却豁然开朗的感受…… 这几段白乐天毕生所求的真相,和为真相近乎疯癫的样子,那种嗔痴和多情的样子,在黄轩的演绎下,有透过阴翳的欲望,有意图助他的妄想,他把痛苦带给我们,又帮助我们消化这种痛苦。这种能演绎出来的风骨,非黄轩莫属。很多演员是有光芒,但刺痛。黄轩的不是,他是那种可以留得住的,感受得到温暖的,他笑起来仿佛周围一层温暖的光泽。我翻他的几个访谈看。在《推拿》杀青前几天,他很难受,他要饰演另外一个角色,他觉得自己把小马抛弃了,就像抛弃了一部分自己那么难过。 为达到白乐天的癫狂,三天三夜没有休息好,让自己亲身感受精神崩溃边缘的癫狂感。电影拍摄期间赶上农历春节,剧组放假,但黄轩不想离开人物太久,选择就地休息。在拍摄完白乐天之后,开始拍芳华期间,深夜喝酒,醒来发现自己在读白居易的《浅别离》。而后又了解他的身世,他的性格,他的成长环境,以及在演员道路上如何遇到坎坷,黄金甲惨遭换角,见到当初的副导演掉泪,一度不敢感知黄金甲的任何声响。这个状态,凡是有过“曾经猛烈追求过一件事却在中途被生生斩断双脚的人”的经历一定懂得。不是他不行,是天不赐良机。 那种否定感和不甘心听起来就让人绝望,还好,人生开始猝不及防支离破碎,但过程就已经花开两岸一路芳香,而因为是黄轩,他还有那么多无可限量的未来。 他只能在不断丰盈自己之后去尽力表达自己,表达够了再去充盈,就这样反复着,持续着,所以他一直淡然,一直超脱。那种专属他的沉稳和独特粉丝为他疯狂,我们都相信,这是个值得让人长情的少年。而翻看他的微博,心里更生佩服。他拍完戏的状态是:翻山,徒步,禅坐,读书,旅行,自省。临摹书法,独自浅酌,颇有、风骨。他会躲避喧嚣的人群,找自己,和自己相处。他会挑剔自己的不足,沉下心,徐徐的进步。他会因为不知道说什么,闭口不言,宁缺毋滥的个性诠释着最高级的教养。这个心有猛虎的少年,就这样隐忍着,干净着,纯粹着,淡定着,厚重着一步一步踏向更耀眼的未来。 他的压抑,他的才华,他的浓烈,他的寡淡,他的少年气,他的禁欲系,这组成了多面的迷人的他。黄轩啊,怪你过分着迷,就好像在哪见过你。如果可以,希望可以见见你。